河南鄭州洪災的啟示

12:55
 
Share
 

Manage episode 298878042 series 2962143
By 台灣女生看中國. Discovered by Player FM and our community — copyright is owned by the publisher, not Player FM, and audio is streamed directly from their servers. Hit the Subscribe button to track updates in Player FM, or paste the feed URL into other podcast apps.

中泠:最近河南鄭州洪水真的是很恐怖耶。7月17日起連續三天,鄭州及多個主要城市,都發生罕見大洪水,原因是暴雨襲擊加上人為無預警洩洪。
薇薇:7月20日,大水淹沒了鄭州地鐵五號線,從民眾上傳的影像可以看到,民眾受困車廂內,水深幾乎到胸膛,影片中還說,這可能是我傳的最後一條微博了,伴隨者缺氧的喘氣聲。真是讓人覺得非常心酸。
中泠:我也看到另外一支影片,一年輕男子邊拍攝邊喊:「我們現在困在地鐵裡了。水已經很深了,我們地鐵裡已經到腰了。大家看到朋友圈了,幫我們報個警。沙口路地鐵口,五號線…」這真的是災難片的現實版…真的是很絕望。
薇薇:如果是看中共官方的報導,地鐵5號線的死亡人數是14 人,假如是真的,那我們看到的很多影片中大部分最後是獲救了,但好像實際情況並不是這樣。
中泠:是啊!網路上還有一個影片,是鄭州許多窗戶上蒙著黑布被托運的地鐵列車。有在鄭州某保險工作的朋友表示,一共泡了91列地鐵,他們目前已經要賠付40億。
薇薇:很恐怖耶!91節車廂,如果裡面不是很有多屍體的話,為什麼要用黑布蓋住?
中泠:當時是交通尖峰時間,大家覺得死亡人數真的不可能。而且,在7月26日也就是死者頭七那天,鄭州五號線沙口路地鐵口,擺滿了悼念死者的鮮花。但現場卻被超過一人高黃色塑膠擋板緊密包圍。不過幸好擋版後來被幾個正義之士動手給拆掉了。
薇薇:是的,那是死者要回家的日子。其中還有一個民眾穿著藍色雨衣,旁邊自行車上豎起的一塊紙板上寫著,「妞妞、爸爸還想送你回家」。中國學者艾曉明以此寫了一首詩,叫做「有個叫妞妞的孩子要回家」看完真的是讓人眼淚決提。
中泠:另外一個受災很嚴重的地方是全長超過四公里的京廣北路隧道,在五分鐘之內淹沒,有影片拍到隧道罹難者生前在水中掙扎最後沉沒的情景。洪水退去後,京廣北路隧道被拖出兩百六十多輛泡水車,部份已經變形,車上和路面都有屍體。
薇薇:隧道其實台灣叫做地下車道,本身地勢比較低,它本身是6個線道。官方的數字一開始說是4個。光是中國民眾上網協尋的親友就有130人。傳出挖出6000具屍體。後來解放軍來了,大家一定想到,是來清屍體的。所以4個人死亡要出動解放軍出來清理屍體?
中泠:而且還有居民拍到,有數輛大型卡車從鄭州京廣隧道裡開出來,後車箱裡裝著大量白布裹著的東西,大家懷疑是中共當局夜間偷偷運走隧道中遇難者。
薇薇:令人髮指的是,儘管720鄭州洪災在第一時間登上了國際媒體頭版頭條,但中共各大官媒卻是歌舞昇平。當洪水灌進地鐵五號線的時候,《河南衛視》正在播放「抗日神劇」;當天《央視》新聞沒有任何河南災情報導;還「深度剖析」歐洲,德國的洪災;另外隔天21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還在慶祝中共邪黨生日。
中泠:更誇張的是,官媒還一致將鄭州災難甩鍋老天爺,刻意誇大降雨規模,稱特大洪水 「千年一遇」,更甚者稱「五千年一遇」。然而,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這場洪災多是人禍。
薇薇:五千年前就是挪亞方舟時代,大禹治水時代,這樣講真的很誇張。其實網路上傳出鄭州洪水民眾自拍的發展過程影片,其實二十日下午一點四十分,鄭州市中心雨勢雖大,但路面上並沒有甚麼積水,車輛仍然在行駛正常。然後,在短短半個多小時的時間內,鄭州市中心整條馬路突然間被洪水淹沒。又過了一個小時,鄭州市中心幾乎已成汪洋,被淹的全部車輛都失靈。五點半的時候,整個鄭州市都被洪水肆虐,路上不斷有車輛和人被激流沖走。
中泠:這種情形根本不像是中共黨媒所宣傳的「內澇」,就是台灣講的積水災害,更像是黃河改道、水庫洩洪造成的洪災。鄭州是平原地形,地勢平坦,即使降雨量大,也都是水勢從下往上逐漸累積,造成內澇;然而,市區突然出現很高的洪水,並且迅速暴漲、水流湍急,那往往只有洩洪的時候才會出現。
薇薇:的確,到21日早上,市區大部份洪水退去,很多街道都看不到多少積水了。這種來去匆匆的特點,也不符合「內澇」的特點,而更像是洩洪導致的洪峰過境。
中泠:接者網絡上爆出的中共官方通知,佐證了這場洪災是來源於中共的「無預警洩洪」。二十一日凌晨一點,中共鄭州宣傳部門的官方微博發文,鄭州常莊水庫防汛形勢嚴峻,二十日上午十點三十分開始向下游洩洪.....
薇薇:等一下?你是說二十日上午十點半洩洪,二十一日凌晨一點才發通知?!洩洪整整持續了十四個小時沒有發布預警,直到半夜才通報!
中泠:其實這種無預警洩洪是中共的慣用伎倆。這麼多年來,很多地區的洪災都是由於中共無預警洩洪所致,有的時候中共甚至偷偷摸摸在半夜開閘。
薇薇:這不是跟謀殺一樣嗎,中共究竟為甚麼要這麼做?
中泠:如果發了預警,那洪災就是人禍,災難過後要面臨民眾索賠的問題;而如果不發預警,那麼,事後就將洪災歸結為「天災」,這樣不但可以避免民眾索賠,只要給受災民眾發一些個麵包和泡麵,他們就會對黨感恩戴德。死多少人,對這個黨來說並不是甚麼問題。
薇薇:生命來做政治操作,這是真正的邪惡。而且雖然中共洩洪不通知廣大韭菜們,但是對於體制內的權貴們,中共還是通知到了的,因為這個洩洪有內部通知。另外一個問題是,此次降雨到底有沒有達到中共所宣稱的「千年一遇」的規模。
中泠:根據中共官方的數據,十七日晚八點到二十日晚八點,這三天鄭州總降雨量為617.1毫米。七○年代河南駐馬店發生的「75.8」潰壩事件。根據中共官方的數據,在駐馬店市的暴雨中心,從一九七五年八月五日到七日,這三天總降雨量高達1605.3毫米。
薇薇:所以可以總結說,鄭州降雨量沒有突破四十六年前的那場降雨,連「五十年一遇」都稱不上。連中共自己的官方數據都不給中共的造假背書。
中泠:所謂的「千年一遇」只不過是為了向老天爺甩鍋罷了。另外其實鄭州是在中共篡政後,才建立了第一個官方氣象站,因此從鄭州市有了正式的降雨記錄,到今天也不過七十年左右。
薇薇:此次河南洪災的爆發,人禍的成分遠高過「天災」,而災難發生的時間點:7月20日也剛剛好跟近代中國的一大事件有關。
中泠:是的,1999年7月20日,中共對修煉「真善忍」的億萬個法輪功學員發起了史無前例的殘酷迫害,到今年的7月20日已經持續了整整22年。在這22年中,中共為了逼迫千千萬萬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打善良好人放棄信仰,在監獄和洗腦班等地使用上百種酷刑內殘忍折磨法輪功學員;在社會上,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造謠抹黑、開除公職、抄家綁架、非法勞教和判刑、劫持到洗腦班,導致多少人被迫害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薇薇: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至少有4677位有名有姓的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殘酷地迫害致死,這不包括中共活摘器官所殺戮的更多無法統計的情況。中共炮製出的「天安門自焚偽案」早已被國際認定是栽贓陷害法輪功的騙局,而活摘器官被自由社會稱為是「這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中泠:這次鄭州洪災恰好發生在7月20日,可能也是上天的一個提醒: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早已延續到了普通民眾身上,是對全體中國人的迫害。
薇薇:是的。我們看到鄭州災難的爆發,湍急黃浪的背後有中共「無預警洩洪」造成的人禍。所以真相是,鄭州並沒有發生「五千年一遇」的大雨,而是中國人民攤上了「五千年一遇」的邪惡政黨,中共不亡,災難不止。
Powered by Firstory Hosting

16 episodes